“古今绝艺”薛涛笺
来源: 中国道姑别样人生 独家春秋著   发布时间: 2016-07-21 20:10   36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唐代中期的薛涛是在诗歌创作、书法、绘画、音乐多方面取得相当成就的女性。有资料显示,这个在艺术上有丰富创造力的女性曾出家当过女道士。

                               http://img0.imgtn.bdimg.com/it/u=2544980025,3158930545&fm=21&gp=0.jpg    http://img3.imgtn.bdimg.com/it/u=2945089887,80550606&fm=21&gp=0.jpg

                                       薛涛像             薛涛笺

 张篷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薛涛迷”,对薛涛的生平有过系统研究。他以包含激情的生花妙笔写就的《薛涛传》,是一篇优秀的传记文学作品。它这样描写薛涛的早年生活:“薛涛字洪度,长安人,生于唐大历五年(770年)。随父郧,宦游成都,因寄寓焉。涛八九岁知声律,续其父《井枯吟》。性情敏慧,思想开朗,饶辞辩,娴翰墨。父卒,母孀,养涛及笄,以诗闻外……”(张篷舟:《薛涛传》)。

 薛涛是中国古代多才多艺女性的典型。她的才情首先体现在诗歌创作上。与薛涛同时代的不少诗人墨客都对她表示钦敬和崇拜。著名诗人、状元元稹就对她的诗歌作出“纷纷词客皆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元稹:《寄赠薛涛》)的评价;诗人王建也留下了“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的赞美。她创作并流传至今的名篇有:

送卢员外

    玉垒山前风雪夜,锦官城外别离魂。信陵公子如相问,长向夷门感旧恩。

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筹边楼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魄依钩样小,扇逐汉机团。细影将圆质,人间几处看。

酬人雨后玩竹

    南天春雨时,那鉴雪霜姿。众类亦云茂,虚心能自持。多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

 唐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曾为薛涛的文采折服,每有宴席便请薛涛前去赋诗增兴,将其捧成声名远播的“女校书”。但薛涛一如往日我行我素,与众文士周旋流连不绝。韦皋吃醋了,将薛涛贬往偏远的松州。薛涛在赶赴松州的途中写下十首著名的离别诗,差人送给韦皋:

出入朱门四五年,为知人意得人怜。近缘咬着亲知客,不得红丝毯上眠。——《犬离主》

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笔离手》

雪耳红毛浅碧蹄,追风曾到日东西。为惊玉貌郎君坠,不得华轩更一嘶。——《马离厩》
陇西独自一孤身,飞去飞来上锦茵。都缘出语无方便,不得笼中再唤人。——《鹦鹉离笼》

出入朱门未忍抛,主人常爱语交交。衔泥秽污珊瑚枕,不得梁间更垒巢。——《燕离巢》

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只缘一点玷相秽,不得终宵在掌中。——《珠离掌》
跳跃深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纶钩。无端摆断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鱼离池》

爪利如锋眼似铃,平原捉兔称高情。无端窜向青云外,不得君王臂上擎。——《鹰离鞲》
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为缘春笋钻墙破,不得垂阴覆玉堂。——《竹离亭》
铸泻黄金镜始开,初生三五月徘徊。为遭无限尘蒙蔽,不得华堂上玉台。——《镜离台》

韦皋看到这些诗后转怒为喜,很快将她召回成都。

 薛涛不仅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也是一位受到大书法家米芾等人称赞的出色的书法家。米芾在其领衔修撰的《宣和书谱》中称,薛涛“作字无女子气,笔力峻激,其行书妙处,颇得王羲之法,少加以学,亦卫夫人之流也。每喜写为己所作诗,语亦工,思致俊逸,法书警句,因而得名。非若公孙大娘舞剑器,黄四娘家花,托于杜甫而后有传也”。《宣和书谱》还记载,当时宫廷内府中就藏有薛涛的行书《萱草》诸诗。遗憾的是,这件作品在南宋时由皇帝赐给了贾似道,贾伏诛后遂佚失,不知去向。

 风行于唐代文化界并在五代至明之间被皇室当作贡品的薛涛笺是薛涛创制的一种诗笺。据记载,“涛退隐于成都西郊之浣花溪甚久。浣花之人多业造纸,涛惜其幅大,不便写己所作小诗,因命匠狭小之,又以性喜红色,乃创为深红小笺,献酬贤杰,多为时人所爱,号薛涛笺’……”(张篷舟:《薛涛诗笺》)

 薛涛笺制造出并流到社会上后,受到文人们的喜爱和欢迎,制造者更精益求精。后来“薛涛笺”成为贡品,更是身价百倍,像韦庄这样的重臣,也要向皇帝“乞彩笺”。韦庄是五代时人,他的《乞彩笺歌》中有“也知价重连城璧,一纸万金犹不惜”之句,可知薛涛笺已到了“价重连城璧”的程度。

 把薛涛笺喻称为价值连城的壁,评价已够高了。然而,与古隆中的楹联相比,则略逊一筹。该楹联上联云:“南华经、相如赋、班固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少陵诗、摩诘画、屈子离骚,古今绝艺”,把薛涛笺与屈原的《离骚》、司马迁的《史记》、司马相如的赋、王羲之的书法、王维的画相提并论,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事实上,以“古今绝艺”来衡量,并无不妥之处。